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萨告密,女帝降临

小说:深渊与玩家 作者:召弓 更新时间:2019-10-12 10:19:54 源网站:读一读
    伽南神国近百年一直动荡不安。

  女帝还未坐稳帝位,婆罗、巴耶两国便撕毁盟约发起战争。

  紧接着生命大神官被抄家。

  后又经历了数十年的战争。

  直到今日,女帝借助神国传承突破到神王,战事方止。

  “报,萨鲁鲁自首,称要检举昔日生命大神官,并且只接受您的审讯。”

  望着泥人发呆的女帝原本神游物外,无心处理政务,但听到了生命大神官几个字方回过神来。

  是了,难怪神殿这般的无聊。

  是那闹腾的家伙被她发配出去了。

  如果他在,这神国不知每天要有多少家鸡飞狗跳。

  “把人带来吧。”

  很快,一位炽天使被押了进来。

  女帝寝殿,门口珠帘垂落。

  烫金的红地毯,沿着门洞,直通向里面,攀上三层三阶的台阶。

  那天使只走到珠帘外便跪了下来。

  “说吧,都已经跑出去了,为什么又跑回来了?”

  女帝见到来人,记起昔日的种种。

  不过那些人多半已死。

  死在战争中,光荣的为国殉葬。

  “回女帝话。”

  “伽南就是萨鲁鲁的家,又能离开到哪去呢?”

  大鱼已死,小鱼死不死也是无所谓了。

  “起身回话吧,我想听听什么样的情报能让你有自信让我免了你的罪,要知道你犯的罪可不小。”

  如果阿尔法在这,一定能认出跪在帘外的人是谁。

  便是那平日里最低调,最神秘的阿萨。

  “敢问女帝,生命大神官可是被贬到天牢中当狱卒了。”

  女帝不答。

  那天使只好顶着压力把在深渊遇见化名成阿尔法的生命大神官的事说了出来。

  女帝听的出神。

  阿尔法这个化名她很清楚。

  过去,她还是公主的时候,两人用这个化名跑出宫去。

  那时候她的化名是普西,还是那个家伙起的。

  “传诏……”

  将那家伙抄家后,一直找不到理由见人。

  如今有把柄送到手上自是再合适不过了。

  想到这女帝突然改口。

  “不,我亲自去。”

  女帝起身,阿萨继续道:“生命神座手下的兵苗神魂非常的强大,并且不会死,我怀疑其中另有文章。”

  “还有,生命神座疑似以一己之力杀了三位主神。”

  “所以我怀疑他是婆罗、或者巴耶的细作。”

  “否则,失去神座的他断不可能这般强大。”

  婆罗、巴耶神国的细作?

  ……

  与此同时,阿尔法还不知自己的事情已经败露。

  正与金乌私聊,研究借助鹊桥偷渡到天宫的事。

  阿尔法:要不试试变成喜鹊,混在鹊桥中?

  金乌:那些喜鹊也不是傻子……

  阿尔法:你先试试,若是死了正好测试下借尸还魂是否有效。

  金乌:你让我试?

  阿尔法:你本体就是鸟类啊,没人比你何合适了。

  金乌:……

  虽然不愿,但金乌还是变身成喜鹊飞上云霄。

  离得远,已经排列成“人”字形的鹊桥没反应。

  等金乌接近了,几只喜鹊看了过来。

  此时,金乌所变的喜鹊和其他几只一般无二。

  祥云萦绕,银光如练。

  “你是老几来着?怎么才来?睡过头了吧?”

  一只喜鹊叽喳了一声。

  金乌变幻出的喜鹊没回答点了几下头。

  那鸟回道:“那你就排在我身边吧。”

  真糊弄过去了?

  金乌试探道:“我能插个队不?我想去前面看看?”

  那喜鹊回过头向所谓的前头瞄了一眼。

  “前头?六丫旁边?”

  “你……不怕挨揍就去吧。”

  “不过提醒你,别被小十二揍了。”

  成了?

  金乌灿灿的从众喜鹊身边飞过。

  “让让,谢谢。”

  “再让让。”

  金乌从后面挤到前面,最终落在了桥头。

  时辰已到,祥云连通成桥。

  几只喜鹊身上的祥云载着一个壮汉飞了上来,接在桥尾。

  这时桥头空间扭曲,天门打开,走出一仙女。

  “阿牛!”

  “小七!”

  恋人相见,喜极而泣,奔向彼此。

  然而织女这边突生状况,明明踩在云桥上却一脚踩空掉了下去!

  全体喜鹊集体懵逼。

  “噗!”

  织女掉下去了!

  谁干的?

  哪个英雄干了它们这一辈子都不敢干的事?

  喜鹊们都看向桥头。

  金乌也是一脸的尴尬。

  她做的桥竟然无法承载那个织女,这也有些超乎她的预计。

  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直冲进天门。

  其他喜鹊见到领头的跑了也追了上去。

  “老八你跑什么啊!等等我啊。”

  “我看老五跑了。”

  “老五你跑什么?”

  “我看前面老大跑了啊。”

  登时,鹊桥散去。

  鹊桥散,天门关。

  喜鹊趁着天门半开之际都飞了进去。

  半空中只有牛郎语句话在回荡。

  “织女!在下面照顾好孩子啊!”

  牛郎飞入天宫,织女留在凡间?

  阿尔法:“进去了么?天宫什么样?”

  私聊ing……

  金乌:我被牛郎抓了,但他似乎没有为难我的意思。

  金乌:他……还给我找来好吃的……

  金乌:这个渣男。

  金乌:他笑疯了,笑织女掉进去了,真想替织女呸他一脸。

  ……

  以后牛郎到了晚上就能见老婆。

  而织女要一年才能见自己男人一次?

  阿尔法:你要理解下男人的苦啊。

  金乌:你回答好慢啊。

  金乌:六七分钟才回一句话。

  阿尔法:我明明是秒回的。

  金乌:是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时间差不同。

  金乌:织女的房间全是衣服,我准备把这些衣服都打包带走。

  金乌:咦?门外没有天兵天将。

  金乌:天宫是空的。

  金乌:牛郎也消失了。

  金乌:其他喜鹊也没了。

  阿尔法:发生了什么?

  金乌:什么也没发生,他们就没了。

  没了?

  难道他们只是幻像?

  又或者他们只是信仰具现化出来的投影?

  金乌:好在那些衣服没消失。

  金乌:话说,我要怎么离开?

  阿尔法:令牌上说最初的传送地点会出现接引天光,你……那天宫就不清楚了。

  阿尔法:不过不急,你再到其他地方看看,多找些宝贝。

  号深渊——阿尔法开采的第一个深渊。

  许久未曾开启的界门打开。

  身穿斗篷的阿萨和十几个人出现。

  “大人,那些就是阿尔法的兵苗。”

  顺着阿萨的指引,同样身穿斗篷的女帝盯着深渊中的玩家看了许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肉文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深渊与玩家,深渊与玩家最新章节,深渊与玩家 读一读
深渊与玩家全文在线阅读,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萨告密,女帝降临,肉文小说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ouwenwa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未ICP备:京ICP备99921号